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山诗画

amen1523的博客

 
 
 

日志

 
 

转帖:我站在启明星升起的地方等太阳  

2017-02-10 19:16:49|  分类: 冷眼向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启明星升起的地方等太阳

 

内容提要】大河水满小河满。只要官场清正廉明,社会就风清气正,老百姓才能干什么成什么。否则,诚实守信只能成为被人欺骗的资本。我用我的半生拼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真心期盼中央的反腐利剑来的更猛烈些吧!

 

(一)人生与期盼

 

记得中学时期,我可算得上班级里的学霸,每每考试,只要稍加用心,除过语文课成绩不敢保证外,其他的功课几乎都能拿满分。老师、同学都对我的未来充满期待。

1986年,18岁的我刚初三毕业,正准备上高中拼打属于我的美好前程

然而,那一天,作为老教师的爸爸,疯疯癫癫地闯进我的书房,说:“喜从天降了,你不用再去奋斗了,你以老教师子女的资格被县教育局聘用为民办代课教师了。好好干,民办代课教师大有转正的希望。”

我正如一个怀有雄心壮志的战士,刚要踏上人生征程为理想而去战斗。爸爸的话一下子把我变成一个泄了气皮球。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赞誉啊!振兴民族的希望在教育,振兴教育的希望在教师。从小我就打心眼里尊敬教师,也热爱教师这份职业。因此,我就答应了爸爸,接受了教师这份崇高的职业,不惜放弃了自己所有人生规划和理想。

6年的教师生涯,我的教学成绩在全学区经常拿第一。1993年,为了坚守苦教,耽误了治疗而导致我怀孕两月的孩子流产,而且据医生说还是双胞胎。为此,我异常内疚、自责、苦闷。因为,生育孩子是女人生命的一切,是母爱的本质。而我,怎么就偏偏不去珍惜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呢?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女人吗?我不配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阴云密布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从医院出来到婆家,那段路似乎是我人生最长的一段路,并不崎岖但十分难行,十分难行!

失去孩子并因病住院,这是人生的大不幸。爸爸懂我,大老远步行而来,看我,安慰我。爸爸的安慰像一束温暖的阳光,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

更让我快慰的是爸爸告诉:因为是老教师的缘故,上面给了他一个农村子女转城镇户口的名额,如果他把这个名额让给我,作为民办代课教师的我就可以转为正式教师。

听到这个消息,我好激动,因为我真能转正成为国家正式教师,我就不再忍受校长的欺凌,就不再忍受正式教师的歧视,就不再忍受学生的冷眼,就不再忍受社会的冷漠,...

然而,我的激动与高兴只能算空喜一场。因为,爸爸虽然是一个能把学校管理成全县模范中学的校长。但在家里,事事都由大字不识一个的妈妈说了算。妈妈说,咱们生了9个女子,好不容易才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城镇户口能给女子吗?

于是,爸爸只好把这个城镇户口给了正在高一读书的弟弟。我的转正被搁浅了。后来,爸爸为把那个城镇户口没有让给我而后悔不已。因为,等到弟弟分配工作的时候,由于时过境迁的缘故,弟弟的城镇户口身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倒耽误了我的转正大事。

 

(二)诚信与负债

 

2005年,从教育系统内部传出消息称:民办代课教师每月165元的工资,男人不够抽烟,女人不够买彩脸油,更不必说养家糊口,还是自谋生路去吧,学区保留职务,工资照发。

那年,我选择了开福利彩票投注站,一是能为福彩事业做点贡献,更重要的是或许能为家里赚点养家糊口的资金。

谁知,没黑没明的打拼了13年,我却给家里挣来了48万的债务。18万是代销福利彩票刮刮乐欠下的,30万是代销电脑福利彩票欠下的。市福彩中心动员我,赶紧贷款把国家的彩票钱还清,否则要付法律责任的;至于彩民的欠账、其它投注站欠我的账,市福彩中心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我讨要的。谁知,等我贷款还清国家的彩票欠账,市福彩中心主任躲得不见人影了。

欠我48万彩票款的有教师,有大学生,有干部,有老板,有农民。起初,他们都赌咒发誓说,几月几日一定还清彩票欠款。然而,等账务一旦欠下来,他们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曾经有什么誓言。我这才发现,自己是败在对别人的信任上了。其实,诚实守信早已从人性中消逝。

欠债48万,我一月165元,一年1980元,242年才能还清,更不必说48万元产生的利益。

自古以来,有谁能活500年?既然人生苦海无边,何不撒手人寰?那天,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十里之外的一座山上。这山坐北朝南,一天到晚都能照上太阳。实在是一个好去处,我转悠着寻找最佳的位置,决定身死此山而不悔。

 

(三)重生与希望

 

从山底到山顶,我数了大约有十八块地,都是上好的水平梯田,每一块地大概有十几亩的样子。啊,这么好的梯田,将近200亩,怎么荒芜着呢?

有人说,城镇建设让一部分农民变成了土豪,土地买卖让他们存款几百万,他们开始过上了男人打麻将,女人跳舞上网的堕落生活。于是,这么好的土地就被荒芜了。

啊,原来这些荒地不是我的坟墓,却是救我生命的宝地。我不想死了,因为我真的舍不得离开我的孩子、丈夫、父母、姊妹以及其他亲人。至于48万债务,这块荒地会帮我还的。

从山上下来,村委会主任很快帮我找到了荒地的主人。听到我要承包他们的荒地,都感到很意外,就非常高兴地答应了。本来我想200亩全包,但因为财力达不到,就只包了52亩。没有包到地的农户抱着遗憾,给我留下他们的电话,希望我回头打过来。

我算了一账,这52亩地,不要说种药材,就是种洋芋,按照每亩1500元的纯收入,年总收入75000元,有7年时间,我的48万债务都会还清的。

2014年,我从定西引进了六种药材,每种按照9亩的面积一共栽种了52亩。因为,我考虑到各种药材的收成以及市场价格影响收入风险问题。假如有几种药材收成不好,另外几种就能补一补。反正比种洋芋的收入能高出好几倍。

白天我锄草、施肥、打农药。虽然累了点,但感觉到自己有点像陶渊明隐居躬耕的滋味。晚上,我打开网络学习有关种植药材的知识和技术到深夜,也体味到了什么是人生的以苦为乐。

秋季,定西来的技术员惊呼,说我是种植药材的行家里手,竟然把药材栽培得如此精神抖擞:个头之大,色气之正,长势之好,为定西同行所不能及。他还说,我种的六种药材价高都比较看好,加之长势这么好,明年我一次性还清48万债务大有希望。

听到这句话,我高兴的有点心碎了。看来,这片52亩的荒地,一片其貌不扬的荒地,一片不被人重视的荒地,竟然是一个大慈善家,一个能救我一命的大慈善家!

我期盼明年的迅速到来。到了那时,我就可以一棵一棵的收获我的药材,再赶紧把收获的药材卖掉去还清48万的贷款。因为,银行的款是长腿的,跑得飞快,叫人始终不能安睡!

 

(四)黑夜与黎明

 

天哪,我的药材!是谁毁了我的药材?

2015年春暖花开时节,我满怀希望地去收获我种植的药材。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我哭了。52亩药材没有一点踪迹了,满地都栽上了松树。

是谁如此胆大妄为呢?毁了我的药材,占了我的土地!

是黑社会吗?不像啊,黑社会一般只对钱感兴趣,再说黑社会栽那么多松树干什么啊?

是乡政府吗?也不像啊,现在的乡政府都依法行政,他们如果要用地,会走合法程序,会来找我协商的啊。

我眼前一黑,一片乌云从头顶压下来霎时间,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我昏倒在田埂上,等待着黑暗赶快离散,期盼着光明的太阳赶快从启明星升起的地方出现。

我清醒过来时,放羊的老李和乡政府的干部小陈已经坐在我的身旁。

才是小陈告诉了我,原来在我的52亩土地上,发生了好多鲜为人知故事,我却浑然不知。

机改梯田造假。机改梯田就是用大型机械把小块地变成大块地,便于今后更加适应机械化种植、规模化种植。然而,2014年10月,乡政府只把我的52亩土地表面的肥土层去掉,就上报完成机改梯田任务1000亩,国家巨额梯田建设款就骗到手了。

虚报面山造林。2015年3月,乡政府在52亩机改梯田上栽了树,就虚报完成面山造林1000亩,骗取国家造林款10万。

虚造田间道路。从省道至所谓的千亩面山造林点,本来是一条已经造好的老路。2015年5月,乡政府又配备大型机械在这条路上磨了磨洋工,就上报重新开田间道路1万米,骗取国家田间道路专项巨款。

中央打虎拍蝇风声这么紧,××乡政府还敢如此妄为?

毁我的药材,占我的土地,乡政府为什么事先不与我协商呢?是怕和我协商不通耽误了他们的美事,所以就先斩后奏了。

乡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部门,怎么能执法犯法害人民呢?我该找谁理论去呢?

小陈说,在××乡,乡党委书记就是乡党委,乡党委书记就是乡政府。你只要你找到了乡党委书记,就等于找到了一切,什么事都由他说了算。

啊,肥肥胖胖的身材,白白嫩嫩的肌肤,浓眉大眼,衣冠楚楚,加之满嘴斯文,犹如仙童一般。如此人才,人间难找。那小陈怎么说,王书记是人中的垃圾呢?

王书记,你们怎么连个招呼不打,就把我的52亩药材毁了呢?还造林呢?

一派胡言,地里长的全是草。哪有药材?

中药不是草是什么?明代著名的药学家李时珍撰写的《本草纲目》你听说过吗?

是药材又怎么样呢?乡政府有权征用吗?

你付了多少钱征用的?你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简直是土匪行为!

乡政府执行公务还用得着给你打招呼?

太霸道了,你们嘴上天天挂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行动上是贪赃枉法、任性胡为、坑害老百姓!有人说,县纪委是你的爸爸,市纪委是你的爷爷,省纪委是你的曾祖父,咱们中纪委见

看到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我再不想和他理论。我轻蔑地看了一眼王书记,
拂袖而去。

我这才明白,小陈为什么说王书记是人中的垃圾,原来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中垃圾。

晚上十一点多钟,我接到一个电话,要我来乡政府商量解决52亩地补偿事宜。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如果被这人中垃圾设计暗害可怎么办?我在电话中表明自己的态度,52亩土地,我的租期是15年,一次性赔偿60万,分年度补偿90万。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可是,这个王书记真是没完没了,三番五次地打电话,三番五次地被我挂。为了避开骚扰,我很无赖地关掉了手机。

 

乌云与太阳

 

据说王书记把我的经历和背景认真研究了一番,听说我是个教书匠,偶尔还能玩几下笔杆子。所以,不敢把我当作普通老百姓来怠慢,就按照分年度补偿的办法支付了我2014和2015两年的补偿金。至于补偿协议书面化的事情王书记说现在到年关,手上还有好多事情需要他处理,等到明年领补偿金的时候再行完善。

时光如梭,转眼到了2016年秋季。我去乡政府领我的土地补偿金,结果发现,王书记早已经调离,新任的乡党委书记叫关文明。

这个王书记,真是人中垃圾,临走之前,为什么不叫我来,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弄干净呢?

不过还好,这个关文明是我小学同学,也是我爸爸的学生。在解决我的52亩土地补偿金问题的时候,我敢保证,他不偏向我,但不至于不讲道理、不讲法治吧。他与王书记这个人中垃圾是有本质区别的。

爸爸说过,关文明父亲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为人真诚守信,爱岗敬业,勤劳苦干了一辈子。他的儿子当了书记,还会做昧良心的事情坑害老百姓吗?

再说关文明刚毕业就当教师。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自己灵魂不纯洁、不高尚,还能去改造别人的灵魂吗?

关文明当记者的时间最长,他写了许多鞭挞假丑恶弘扬真善美的文章,我曾经是他的铁杆粉丝。后来,他不写文章了,《××日报》我就不再看了。

关文明还当了两年县教育局副局长,因为他敬业守信,办事公道,在教师队伍中还颇有威信。自己人品不高尚,还能管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所以,对于关文明的人品,我是没有任何怀疑的。

总之,关文明会公平、合理的解决我的52亩土地补偿金问题的。对此,我信心十足。因为,我深信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

然而,关文明却给我用了三招。

第一招,金蝉脱壳。他让我找马副乡长,领取国家退耕还林补助款,大概是每年每亩1300元。结果马副乡长骂我脑子进了水,领导的话如同垃圾,不扔进垃圾箱还捧在手里当圣旨。你不想吗?每年每亩能领1300元,那农民都睡下吃去了,还有谁去种地呢?

马副乡长又说,现在的一把手是靠能力干上去的吗?一靠关系,二靠掏钱卖,三靠女人颜值和裙带。

马副乡长姓马,但职工叫他驴副乡长。据说,他经常性骚扰单位女职工。我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就用鄙夷的眼光扫视了一下,离开了。

第二招,难得糊涂。没有退耕还林一说,我把马副乡长的答复反馈给关文明,关文明支支吾吾了一阵子,说,你的52亩土地,上一任领导给我没有交代,我根本不知情,也不是我管的事情。

忙活来忙活去,关文明竟然又是一个不知情。我52亩土地补偿的事情又被悬起来了。

我找见了××乡原任书记,叫他和关文明交代一下我的事情。

王书记说,已经交代了好几次了。

那人家还装什么糊涂呀?

王书记说,你没有听说过吗?乡政府的钱就是一把手领导的钱,给了你,人家花什么啊?不是领导不主持公道,也不是领导不懂法律。

老百姓有句名言,说“猪笑乌鸦”,意思是说,猪看不见自己一身黑,却笑乌鸦黑得难看。

王书记的话让我暗暗发笑。

后来,我把王书记的书面证明材料递给关文明,关文明接过去,没有看一眼,就放在桌子一旁。

第三招,咬文嚼字。为了我的52亩土地,关文明装糊涂装不下去了,他又拿出会计处6万元的资金走向说明书,说,你看,2014、2015年乡政府共计支付你6万元,其中土地补偿款2万元,依次类推,50亩土地每年的土地补偿金就是1万吧。现在,咱们就给你按照每年1万进行补偿。

我和王书记达成的口头协议是参照种洋芋的纯收入给我支付52亩土地的补偿金。至于那个条子,王书记说了,没有协议效力,只是会计做账用的。

关文明执意要咬文嚼字,让我的52亩土地补偿金悬而未决,我只好又找了王书记出来作证。

转眼又到了年关,催要债务的电话一个又一个,让我心乱如麻。

2017年1月1日晚11点许,传来甘肃省常务副省长虞海燕落马的消息。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给我送来了惊喜。因为,我从这一消息中感觉到,老百姓维权更有了希望。

于是,我坚定地站在启明星升起的地方等太阳!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