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山诗画

amen1523的博客

 
 
 

日志

 
 

转帖沉思录:欧洲一场新的蛮族入侵  

2016-12-11 17:16:25|  分类: 冷眼向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思录:欧洲一场新的蛮族入侵

采桑子撰写2016-12-10 13:56:29

多维历史

这一年,欧洲极右势力很是风光(当然,这个“极”字永远是个相对概念,这里只是按照一般意义中的印象进行划分)。裹挟着民粹主义,欧洲极右势力再次肆虐欧罗巴大陆。而在大西洋彼岸,在总统竞选中疯狂抛售着极右政策的商人也最终问鼎美国总统宝座,似乎在有意印证着双方的同种同源。2017年的欧洲需要认真回答哈姆雷特式的提问:向左还是向右,这是个问题。

游荡的幽灵

其实极右势力同样犹如一个游荡在欧洲的幽灵,从二战之后就一直存在着。随着纳粹轴心国的失败,欧洲各国虽然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对纳粹主义的再滋生和发展进行制约,但极右思潮如同逐渐产生抗体的病毒,适应着欧洲普遍遵循的自由民主体制,并借此途径开始组织政党,试图合法进入国家政治生活。

这些极右翼政党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与纳粹主义有直接联系的传统右翼极端主义政党,如德国国家民主党、意大利的“三色火焰”、一类是与传统纳粹主义保持距离的新兴极右翼政党,如法国国民阵线、瑞典民主党、比利时的弗拉芒集团、丹麦人民党及挪威的进步党等,其中一些政党民粹主义倾向明显。如果说欧洲现行的自由民主体制为极右势力这颗种子提供了培养皿的话,那么二战后经历的四次相互重叠的移民浪潮为种子的快速成长提供了充足的土壤和养料。

第一次移民浪潮从二战后开始到60年代,以欧洲国家殖民地宗主国人民回迁和殖民地移民到西欧宗主国为特征的殖民地移民。第二次移民浪潮从50年代开始至1973年,外国的劳工成为这次移民浪潮主要特征。与这两个浪潮同时进行并持续至90年代的冷战移民浪潮为第三波,移民主要以原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移民。冷战结束后,东欧国家移民、南欧中东战争难民和非法入侵移民成为第四次移民浪潮的主流。

转帖沉思录:欧洲一场新的蛮族入侵 - amen1523 - 雨山诗画
德国反穆斯林游行(图源:Reuters/VCG)

水晶之夜以后

这些欧洲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不断饱和着欧洲的劳动力市场,反对移民的声音越发有力量,种族主义沉渣泛起。最初的一次发生在90年代初,其中德国因为靠近东欧,极右团体的排外活动尤其突出。1991 年9 月17 日到22 日,在德国东部城市霍耶斯韦达发生一起暴力事件,政治避难申请者从他们的住所中被新种族主义分子驱赶出来,在被运走的公共汽车上遭到石块的攻击,而且被击伤。这起事件被认为是1938年排犹的“水晶之夜”之后,最严重的种族主义暴动。德国《明镜》周刊记者马蒂亚斯?赛克写道:“霍耶斯韦达已成为新纳粹的代名词,德国人完全暴露了他们的丑陋。”

到了90年代中期,意大利和法国极右组织进入国家政治体系,标志着第二次高潮的到来。1994年,由意大利新法西斯党演变而成的1994年,由意大利新法西斯党演变而成的意大利全国联盟进入内阁,这是冷战后极右政党进入内阁,这是冷战后极右政党首次登上执政“宝座”。1997年,勒庞率领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议会选举中获得超过15%的选票,成为法国第三大党。

第三次高潮发生于21世纪初,以奥地利自由党刮起的“海德尔旋风”为标志。与此同时,再次参与法国总统选举的勒庞击败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若斯潘进入总统最终角逐,在左右联手的情况下才最终失败。

极右思潮的兴起有着其共同的特点,即极右翼政党准确抓住社会的痛点——移民。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的社会学家哈斯曼指出,“这是惟一让他们赢得支持的议题,如果你想找出各个右翼政党的共同点,那就是对移民的仇视。”同样的观点,在巴黎从事移民权利工作的海德则认为,如果政客们带头敌视移民,移民们将被利用为种种社会问题的代罪羔羊。曾经撰写欧洲右翼势力演变史《国际仇恨》一书的布林克同样指出,极右政党看准欧洲人害怕改变的心态,大玩反移民把戏。

谁才是真正的“蛮族”

移民给予欧洲民族国家极大的恐慌,大量来自非洲、伊斯兰世界的移民冲淡着欧洲小国的认同感。例如奥地利每十人中就有一个是外来移民,而在瑞士,本地人与外来人口的比例更是达到了五比一。另外,极右翼政党鼓吹移民霸占了本地人的社会福利和工作机会,让极右翼种族、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以实现政治投机。

然而政治投机往往是短视的。虽然移民问题的确对欧洲产生着影响,但影响范围和强度很有可能被极右翼夸大。也有很多数据证明移民对欧洲产生的影响有限。例如,英国《卫报》的数字显示,已经到欧洲的20万的难民人数,只占欧洲总人口(7.4亿)的0.027%。如果难民人数达到100万,则约占欧洲总人口0.135%。欧洲接纳这些难民,并不可能能消耗太多的福利,至于拖垮欧洲国家的福利体系的说法,就更不太可能。而移民对当地人就业问题也有限,法国、德国、荷兰的等国家移民的失业率往往是本地人的2-3倍,而有工作的移民从事的也多是季节性工作或劳动强度较大的工作。

只是,日益严峻的经济环境给予极右翼极好的平台,将移民浪潮描绘成新的“蛮族入侵”景象。这让人们联想到公元五世纪的那场发生在欧罗巴大陆的蛮族入侵。由于匈人的闯入,包括东哥特人、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伦巴底人、法兰克人和其他日耳曼人及斯拉夫等“蛮族”(由自诩文明进步的罗马人角度而言)被迫西迁,导致西罗马帝国受到连番侵攻而灭亡,这在欧洲历史上称为“蛮族入侵”。并于公元410年,亚拉里克一世领导的西哥特“蛮族”军队攻陷罗马城,公元476年,日耳曼人奥多亚克废掉罗马皇帝罗慕洛,西罗马帝国灭亡,西欧开始跨入了中世纪。(也就是有人称的“黑暗时代”)的开始。

然而事实上极右翼才更像是真正的“蛮族”。随着潘多拉魔盒中的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被放出,移民问题很有可能被政治投机者利用,成为打破现有的政治正确甚至是自由民主体制的武器,让欧洲重回“黑暗时代”。

所以说,欧洲极右翼在历史底色就是“蛮族入侵”,通过政治投机,带来新一轮的“礼崩乐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